甜茶柠檬

【巍澜面】折腰85-86

85


这几日他们抛下门众两厢厮守,感情更上一层楼,嵬对鬼面百依百顺,不知是不是因为投桃报李,鬼面对嵬更是宠爱有加。


嵬眼中希冀的光越来越浓,庄生晓梦迷蝴蝶,不管是作为蝴蝶还是庄生,沉沦于梦境都不是长久之计。他觉得,事情大概可以告一段落了。


这天天气很好,鬼面起床后看向窗外,突然起了兴致要跟沈巍比试一番。


嵬答应下来,他惯用的武器是刀,鬼面的是一把巨斧,也不知道他整个人看起来轻飘飘的,兴许还没有斧头重,是怎么把那玩意舞的虎虎生威的。


不过这个场合没必要祭出武器,两人只是切磋又不是真要打一架,不约而同的选择拳掌相对。


鬼面抬袖挥掌,时而大开大合,时而飘逸灵巧,一招一式都显得诡异难测。嵬丝毫不惧,沉稳以对,与他有来有往。


这一打,足足从凌晨打到晌午,收手之时都觉得酣畅淋漓。


鬼面看着自己的掌心,又看向嵬,暗中有些疑惑,不知为何在拆招的过程觉得那么熟悉,有些互相喂招的动作,都是沈巍的小习惯。


“怎么忽然用这种眼神看我?”嵬以手为扇,扇了扇风,笑眯眯的看着鬼面。


“没什么。”鬼面见状拿出帕子帮他擦去汗水,展开蹙着的眉尖,压下了心底的疑问。


他的怀疑太没有根据,按照年龄算,沈巍失踪的时候嵬还是个小孩子,他们怎么都不可能会有牵扯的。


“你不高兴?”嵬发现他面色微变,困惑的问。


鬼面摇了摇头,他不想拿这种无端的猜测烦他。


他已经失去过一次了,生怕再失去一次。可是跟沈巍相比,他总觉得自己跟嵬之间少了因果,因此跟他相处只能更小心翼翼一些,想方设法的想要续上那些缺失的缘分。


他不敢任性了。


只想对嵬好。


……


不知怎么传出去的,宗门里很多人人在说掌门和长老终于翻脸了,喝!那一架打的可厉害了,两个人互不相让,从早上到中午都没分出胜负


鬼面听到这话翻了个白眼,嵬觉得哭笑不得,特地跑过去跟人解释他跟鬼面好的很,但是没有人信,反而树立起了小掌门是个笑面虎的形象。


“笑面虎。”鬼面小声嘀咕,“倒也是事实。”


“你说什么?”嵬靠近他,年轻男人的气息朝气而蓬勃,鬼面今天却是有些怕了,往后躲了躲。


“哎呀。”嵬制止住他的动作,道,“小长老别动,让我抱一会儿。”


鬼面摇头,连连道,“不一会儿了,不一会儿了。你别抱我,你乐意抱抱别人去。”


嵬不干,道,“我就想抱你。”


鬼面抓住手边的枕头,将它化成自己的样子,道,“那你抱这个。”


嵬接住,看了看鬼面暗藏促狭的神奇,又看了看手里的娃娃,笑了。枕头在他手上慢慢缩小,娃娃的眉眼变的稚嫩,他把枕头娃娃给鬼面看,道,“你看看她长的怎么样,我忽然觉得,有个宝宝也不错。”


鬼面不接,撇嘴道,“我不喜欢小孩子,太吵了。”


嵬脱口而出,“嗯,你小时候确实很皮。”


然后话语突然停下,懊恼皱了下眉。


好在鬼面没多想,只是道,“你别污蔑我,我小时候……才不皮。”


他没办法违心的说出自己其实特别乖这句话,咳嗽一声,挠挠鼻子,移开了视线。


嵬看着鬼面因为不自在而水光潋滟的眼睛,忽然无比深切的明白了颠倒众生的含义,他唇边含笑,道,“如果我们是凡人夫妻,两情相悦之后也该到生儿育女这一步了。小长老,你说我们要一个儿子好,还是女儿好。”


鬼面重申一次,“我不喜欢小孩子。”


嵬摸了摸下巴,道,“你莫恼,我也怕男孩淘气,所以就要一个女儿吧?你觉得怎么样?”


鬼面以为他在逗趣,顺着他说下去,“你我的女儿一定长的很好看,性格也不要太过柔弱,还是活泼一点好。”


嵬点头,正色道,“我也是这么觉得,不过打扮不要太男孩子气,女孩子穿粉色的裙子就很可爱,我还想给她编辫子。”


鬼面故意跟他抬杠,“其实男孩子也不错,你怎么偏偏一直提女孩。 ”


嵬皱着眉,道,“小女孩多好啊,软软的,精致又可爱,就算是闹人也比男孩子讨喜。”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在幻想之中构造出一个女孩。


女孩小小的,只有他们一条胳膊长,四肢肉乎乎圆滚滚的,头发要用发带盘成最漂亮的形状,身上穿着刚刚到脚踝的小裙子,不能过长,避免她踩到裙角摔倒。


不过摔倒了也不怕,在她委屈的抽抽噎噎的时候,她的爸爸会将她抱起来,哄好她。


鬼面见嵬说的认真,不由也用了十二分的心。


他忽然觉得,也许……只是也许,真的有这样一个女孩,也不错。


当夜,他做了一场梦。


梦里他真的有了一个女孩,他的小女孩对着他笑,远比他们构想中的还要美丽鲜活。外人不是怕他,就是敬他,或者恨他,他的小姑娘却不一样,她会哒哒哒跑过来扑到鬼面的怀里,用甜甜的嗓音喊他父亲,蹦蹦跳跳的在他身边胡闹。


她太可爱了,眉毛可爱,眼睛可爱鼻子可爱。


连头发丝都可爱。


可爱到,让人恨不得为她付出一切。


……


微风吹着昆仑山上的雪,雪花夹杂着大神木散发的香气在室内飞舞,嵬忧心忡忡的看着躺在床上的鬼面,最近几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不但时常走神,刚刚还晕了过去。


鬼面睁开眼睛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一片缓缓落下的雪花,第二眼才看到守在他床边的嵬。


他困惑的眨眨眼,用一根手指推开嵬的脑袋,理直气壮道,“挡光了。”


嵬气结,握住鬼面的手腕,刚想训斥他不爱惜自己身体,忽然面色一变,神色凝重的探他的脉象。


他的手掌冰冷而有力,先是按住他的手腕,然后是头部和阳脉。鬼面被弄的有点痒,闪躲着道,“掌门,我病的很重吗?”


嵬松开了手,因为心中惊骇,久久不能言语。


这方世界是他用圣人无上神力虚构的,所投入的是自己和鬼面的全部神魂。鬼族是最原始的种族,无性别之分,是这个原因,才让鬼王能以男子之身有孕吗?


可是……


可是……


嵬神色晦涩,艰难的把事情告诉他。


鬼面被他的话震惊的久久不能回神,他想到他和嵬构想的那个女孩,还有他梦中活跃的小身影,然后按住自己的腹部,一开始的排斥逐渐散去,一想到这里暂居的是他的小姑娘,他就忍不住充满了期待。


与他不同,嵬却只感到心神惧颤,哑着声音问,“为什么她会存在。”


没料到他是这个反应,鬼面稍微放了一下自己复杂的心情,不解的道,“你不喜欢她?”


“不是,我……我很喜欢……可是……”嵬几乎语无伦次,这好像是一场惊天陷阱,兜兜转转,终把自己埋入其中。


他手放在鬼面的小腹上,缓缓跪在床边,不知该如何排解自己的难受,也不知道该如何跟鬼面解释:你现在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


鬼面戳戳他的肩膀,叫道,“小掌门?”


他不是什么小掌门,他是嵬,是沈巍啊。


嵬低低笑了一声,抹了把脸,抬起了头。


他清醒过来,神志也恢复了,忽然问道,“鬼面,你爱我吗。”


鬼面歪着头,烟雾一般精致的发丝因为他的动作散落在身侧,看起来如诗如画,“我当然爱你。”


沈巍继续问,“那在我离开你的时候,你觉得痛吗。”


鬼面一怔。


沈巍看着他,道,“你觉得痛吗?告诉我。”


鬼面手放在因为情绪过度起伏隐隐作痛的小腹,道,“你什么时候离开过我?你今天怎么了,说话这么奇怪。”


“没什么。”沈巍微微一笑 道,“我只是很开心,你说你爱我。”


鬼面努力忽略不正常的地方,故作沉思的回想一下,道,“我之前没跟你说过吗?”


“没有。”沈巍摇头,道,“我上次问过你,那时你回答‘不知道’。”


他似乎有些黯然,然后又笑了,道,“不过没关系,你现在终于知道爱是什么了,我真高兴。”


沈巍对着鬼面说,“弟弟。”


鬼面脸上的笑容一寸一寸塌垮,他惊恐的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开始扭曲了,记忆在大脑深处回拢,面前的少年陌生的眉眼逐渐转变,成为了他最熟悉的样子。


他是……


沈巍!


怎么会!


怎么会!


曾经的记忆,和梦中的世界交织,鬼面用手抓住胸口,俯下身,用力的喘着气。


沈巍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但他什么也听不见了,只觉得意识逐渐模糊,在一片漆黑的光怪陆离之中,一个小女孩对着他笑,她梳着可爱的发髻,粉色的小裙子长到脚踝,鬼面想走过去离她近一些,可是小女孩摇摇头,扁着嘴一步一步走远了。


他想去追,但在她离开的地方,出现了嵬的身影。小掌门似乎很伤心,用湿漉漉小动物一样的眼神看着他,扁着嘴角,对他挥挥手,身影变淡,直至无踪。


别走啊……


鬼面伸出手尽量去触碰他们。


别离开我。


他挣扎着去追,却被记忆化成的锁拉扯,拼尽全力也寸步难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少年和他的女孩与他渐行渐远,无助的失声痛哭。


赐予他乐土。


又重新将他抛入地狱。


让他看见光明。


又把他只身留在更浓重的黑暗。


爱是什么?


他明白了。


爱就是摧心断肠,痛不欲生。




…………


巍巍作完了。


乖巧jpg






评论(1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