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茶柠檬

【巍澜面】折腰87-88

87


“回来了。”赵云澜面无表情。


“回来了。”沈巍点了点头。


“他怎么样?”


听见赵云澜的问题,沈巍笑了笑,温声道,“他说他爱我。”


“哦……?”赵云澜看着被他抱在臂弯中,无声无息的鬼面,道,“他亲口说的。”


沈巍点头,紧了紧臂弯,轻声道,“他有点累了,还没有醒。”


赵云澜眼神空荡荡的,抚了一下战战发冷的手臂。


不知道沈巍怎么想的,他能开天辟地,也能遵守秩序。


他才刚走出那个唯我独尊的小世界,下一秒很自然的就去学校销假了。


赵云澜留在家里,守在鬼面的床边,看着他安静的睡脸怔怔无言。


他不敢碰鬼面一下,也不敢叫他,甚至不敢眨眼睛,他很害怕鬼面就这么睡下去,再也醒不来了。


将近傍晚的时候,赵云澜出去倒了一杯水,再次进来的时候,鬼面已经睁开了眼睛。


他在哭。


长腿折起,手臂抱着膝盖,清亮的泪珠无声滑落,绵延不绝。


美人哭那不能叫哭,那叫泫然欲泣,那叫梨花带雨。


赵云澜只觉得脑中嗡嗡直响,先别管那叫什么,重点是他在哭,完蛋了,他哭了。


“别……”他放下杯子,笨拙的帮他擦眼泪,心中大概明白沈巍的话跟现实有偏差,所谓的‘爱’,来的并不那么让人心甘情愿。


赵云澜怕鬼面的眼泪,又担心他的情况,可是不知道怎么问才好,只能说,“小巍对你不好吗?你告诉我,我帮你做主。”


可是鬼面只是摇头,什么也不对他说。


赵云澜看的不可自制的心慌,他想不到究竟是因为什么,才能让鬼面哭成这样。他向来好脸面,眼下却是什么也不顾了。


“宝贝,宝贝,别哭了,你看看我。我错了。”赵云澜抱住他,一下一下拍他的背,对之前的自己深恶痛绝,“是我错了,我不该让你跟他走的,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告诉我好不好。”


鬼面闭上眼睛,可是他的眼泪止不住,仍旧断了线一样的从脸颊滑落。


他现在是魂体,照理来说根本没有眼泪,过于伤心而留出的泪,无异于透支自己的生命力。


赵云澜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伤害自己,又实在问不出原因,无奈只能封住了他的双眼。


眼中骤然干涸,胸腔内充斥着痛苦,却连泪水也流不出来,鬼面心痛如绞,神经质的抓住赵云澜的衣服颤抖哽咽,用力喘息。半天才稍微平复下情绪,嘶哑着嗓音道,“是他赢了。”


赵云澜心惊肉跳,下意识问,“他赢什么了。”


鬼面惨然道,“大人……我真的撑不住了,我……我像是走到了悬崖边上,分明只要一步,只需要微不足道的一步,就能完全解脱。可是却被你们一次一次的拽回来,让我只能每天提心吊胆的在死亡跟前徘徊,品尝着虚弱无力,生死不由己的滋味。”


他脸上的泪痕没有干,嘴唇不断发抖,却用力把每一个字都咬的清清楚楚,道:


“如果这是惩处,我收下了。”


他放开了赵云澜被他握皱的衣襟,道,“但是我现在是真的的撑不住了。”


“放过我吧。”


赵云澜浑身一震,不过不管外边体现的再多,也不及他心里的惊涛骇浪。


他完全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他甚至不知道鬼面和沈巍之间发生了什么,他被完全的蒙在鼓里,他只知道自己不能答应鬼面的要求,绝对不能!


赵云澜稍微推开鬼面一些,单膝跪在床上,撑着他的肩膀,焦虑道,“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求你了,你先告诉我好不好。”


他脑中一片混乱,鬼面离开之前是死气沉沉,回来之后却是满心绝望。


他不知道这样的发展是事态更恶劣了,还是有了新的转机。


毕竟鬼面之前是完全不想活了,现在,至少他的心在动,哪怕仅仅是感到痛而已,至少他的感觉正在复苏,七情六欲,卷土重来。


可是鬼面没有回答,他侧开了头,像是刚才那番话已经用了他全部的力气,随后,赵云澜看见,他的身体……从最根本的地方开始……崩解。


赵云澜差点直接疯了,牙齿咬的嘎吱作响,摇头道,“鬼面,我不许你这样,我不准。”


鬼面脸上浮现淡淡的笑意,赵云澜的眼中雾气弥漫,神态却倔强,他把手放在鬼面身上,喃喃道,“对不起……”


鬼面困惑的看着他,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说。


赵云澜的手浮现幽蓝的光,那光渡到鬼面身上,他的溃散停止了,光所触及的地方结出细碎的冰碴。


鬼面眨眨眼,心想,是啊,这可是昆仑君,世界上怎么有能难住他的事情呢。


赵云澜的心中满是酸胀,道,“宝贝,再相信我一次,最后一次,好不好。”


他不能看着鬼面死,绝对不能。


这些天他发了疯一样的寻找能留下他的办法,可是,没有。


他本以为还有一些时间,能让他再找一找,说不定就找到力挽狂澜的办法了。可是鬼面的状态打破了他的幻想,赵云澜明白,这次是真的来不及了。


鬼面听见他的话,却没有力气回答,只是看了他一眼,对他笑了一下。


他想,这又能怎样?


吊着最后一口气,不过是彼此折磨。


他们都说他堪不破,现在看来,谁又堪得破?


冰霜爬上鬼面的面颊,雾气越发厚重,最后完全覆盖住他的躯体,一眼望去,像是把他封印在一座透明的棺材里。


赵云澜取了昆仑山上的冰雪之心,那是自从开天辟地时就存在的最原始的‘寒冷’,可以冰封住世间的一切。


包括时间,和魂魄。


从前他绝对没想过,这会是他留住他的爱人的唯一办法。


赵云澜笑的绝望,隔着冰块抚摸鬼面的脸颊,许久,脱了力,缓缓的跪了下去。


这一刻,失去寒冷的昆仑山顶,寰宇之内第一次,春暖花开。


这一刻,他的爱人陷入长眠。


……


沈巍在学校销了假,给学生们上了一节课,回到办公室之后,有些头痛的开始处理他离开这些天所堆积下来的问题。


下午五点的时候,他准时下班。


回家的路上,他路过超市,想到赵云澜的生活能力,预计冰箱里现在应该什么都没有了,摇了摇头,决定进行采购。


他买了赵云澜喜欢吃的肉,还有鬼面喜欢吃的甜食,林林总总装满了两个塑料袋,这才往家走。


到家的时候是五点四十五分,别墅内静悄悄的,这就有些奇怪了,有赵云澜和鬼面在,安静的时候并不多。


沈巍想,许是鬼面还没醒,赵云澜还没下班回来。


他放松下来,切了鱼和肉,面上含笑,仔细的做好了饭菜。


黄昏余光撒入窗户,室内饭香弥漫,充斥着生活气息,连空气都格外温柔。


沈巍再次确认一下自己把火都关了,看了看时间,皱了下眉,拿出手机,动作笨拙的给赵云澜打电话。


电话通了,但是没有人接听。


可是他怎么好像听到赵云澜那骚包的铃声了?


沈巍顺着声音找过去,源头竟然是鬼面的房间。


他推开门。


门缓缓打开,室内场景纤毫毕现。


沈巍眨了眨的眼睛,一瞬间,他的心脏紧缩,仿佛坠入地狱。


……


“怎么……出了什么事?”沈巍几乎语无伦次,瞠目欲裂的看着被冰冻住的鬼面,不敢寸进。


赵云澜已经在这呆了一天,直到沈巍回来,他才稍微清醒,但是他没有动,听着外边细微声响,闻着饭菜香味,感觉悲哀浸透整个身体,连说句话的力气都没有。


听见沈巍的问话,他苦笑 ,“我也想问,不过是九天而已,到底出了什么事。”


沈巍闭嘴,半晌道,“他没跟你说吗?”


赵云澜摇头道,“他什么也不肯跟我说,就一个劲儿的哭。”


沈巍说不清自己心里什么感觉,有庆幸,也有慌乱,他其实也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并不那么能见人,如果可以,他想瞒住赵云澜。


但是现在不同,如果他不说这几天发生了什么,赵云澜明显就不会把鬼面如今的情况告诉他。


沈巍张口,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踟蹰一下,把手递给赵云澜,说,“你读取我的记忆吧。”


赵云澜点头,自然的握住他的掌心。


良久之后,他甩开他的手,只觉得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


“你!你……”


他语气发颤,用力捏了下拳头。


通过沈巍的记忆,他看到了很多自己迫切想知道的事。但是看完之后,他觉得,他还不如不知道。


记忆一幕幕展现,从沈巍把鬼面骗到古林秘境开始,到二人不止一次的争吵和压制,和鬼面的软化,直至大厦将倾的端倪,他吐那一口血。


然后,他看到了一片盛世,也看到了盛世的崩毁。


在那个世界里,鬼面被沈巍抚养长大,他不再需要经历刀山火海,自有昆仑神树为他遮风避雨。


可是伤他最重的人,却是那个世界中他最爱的人。


刚刚鬼面说沈巍赢了,他尚且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现在他终于知道了。


沈巍说让他知道何为爱,何为痛,他做到了。


因为意识到沈巍的消失,鬼面曾有一次放弃了自己的生命,自逐于湍急流水之中。


为他的存在而爱,因他的离去而痛,在那一刻,鬼面最终明白了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如果事情到这里告一段落也就罢了,可是在沈巍的记忆中,他又制造了‘嵬’。


嵬救下在水中沉沦的鬼面,在沈巍的筹谋里,到此处就可以结束了,可是他看到鬼面那么喜欢嵬,没忍住贪心,想要把这种两厢厮守延长,临时改变了计划,把虚幻的空间拉的更久。


鬼面对嵬确实是真心相待,他一个傲慢到不管不顾的人,竟然愿意和嵬留下一个孩子。


在全凭意识存在的世界,若不是他动了心,怎么会有孩子的存在?


可是,这一切终究是假的,不单单是那个孩子,还有嵬,都是假的。


赵云澜想着刚刚鬼面的反应,每一道哽咽的声音都仿若雷击一样击打在他身上,让伟岸的能撑起三山五岳的昆仑君也承受不住,险些就此坍塌。


他心里疼的几欲发狂,红着眼眶看着沈巍道,“你明知是失去的滋味有多难熬,你还这么对他,这得是多狠的心啊。”



……


其实嵬的出现,在沈巍的计划之外。


评论(1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