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茶柠檬

【巍澜面】折腰91-92

91


时间踏着光阴的步伐匆匆而过,转眼又到了一个新的百年。从前的沈巍一直不把百年当回事,他时常很多个百年见不到赵云澜,也不去关注鬼面——如果他不惹祸的话。


所以他没有任何一次觉得时间这么难熬,伤人,也伤心。


这天赵云澜从外边归来,似乎是找到了什么方法,决定潜心研究。沈巍送他去闭关,然后继续守在鬼面身边。


他的手指虚浮在冰层上边,眼里是挥之不去的绝望。


他曾经能让神农以命换来昆仑一条命,可是现在他不管舍弃什么,似乎都换不回鬼面的命。


他的兄弟,是被他活生生逼死的。


经过漫长的时间洗磨,沈巍终于明白过来,他曾经究竟做了什么事。


痛啊。


是真的痛。


可是他现在所经历的这些痛,甚至不及鬼面所经历的一半。


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那场独属于他和鬼面的那场梦里,让他接连接连失去了沈巍和嵬。


没有得到过是不会痛的,最痛的就是得到之后再失去。


也许鬼面早就不想活了,可是他会衰败的那么快,恰恰是因为这根轻飘飘落下来的稻草。


这根草冷,冷若冰霜。重,重于泰山。锋利,刮骨断肠。哪怕杀人诛心也不过如此。


所以现在轮到他了。


他分明已经得到鬼面了,他亲口说了爱他。


或许他所说爱的对象是嵬,可是这有什么关系?不管是沈巍还是嵬,都是他全部魂魄和记忆的体现,根本毫无分别。


本来他是可以让鬼面好好过那一世的——也许,那些年,会成为他活在这个世上,最轻松的日子。


可是因为他的嫉妒,一时意气,什么都毁了。


爱究竟是什么?


对于赵云澜来说,是执念,是护佑。


对于鬼面来说,是痛,万千苦海中纯然的痛。


或者其中夹杂着一丝丝甜味,但是哪甜太薄,太脆,救不回人。


沈巍恍惚的想着那个世界中鬼面跟在自己身后磕磕绊绊的学东学西的模样,一股暖流从心底涌出,让他眼神也充满柔软。


他觉得如果那样的日子能一直保持下去就好了,他们都生活在昆仑山上,鬼面又皮又乖,分明什么都不记得,能为也受了限制,偏偏举手投足依旧存着睥睨天下的气势。


他孤僻,却一点也不无聊,兴致起来能一个人把门派闹的鸡飞狗跳,对于喜欢的人也很热情,比如他面对嵬的时候。


这样多好,他的身上没有那么多被赋予的阴霾,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哪怕有一天真的出格了,也有自己把控。


那样的日子再多一点就好了,他能开心的久一点就好了……为什么当时只想着驯服他呢?跟他争这个有什么意义?


如果一定有一个人需要妥协,他可以做妥协的那个人啊。


但不管现在怎么后悔,没错,沈巍后悔了。自从鬼面被冰封住,他就开始后悔。


可惜他悔的太晚,想通的太晚,那个人,已经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沈巍忽然伏下身惨笑出声。


比起爱人恨自己,更可怕的是,爱上一个已死之人。


……


当日沈巍笑罢之后就陷入了昏睡,圣人无梦,可偏生他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发了梦。


他梦到他回到了当初为鬼面和他创造的小世界,但是却处于一个旁观者的位置。他一开始很开心,他太久没有看到如此鲜活的鬼面了,小世界里的鬼面正在慢慢长大,逐渐到了人嫌狗憎的年纪,某天看到古籍上记在的火药之法,差点一下子炸毁了大神木。


沈巍还记得这件事,当时他知晓这件事的时候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现在再看,却不由会心一笑。


鬼面盘着腿,一脸严肃凑齐了物件,小心翼翼的把东西混合到一起,然后火药互相起了反应,根本不受他控制,很快火星四起,爆炸声响彻了半个山头。


小家伙明显吓了一跳,不过因为他被神树圣光所庇佑,并没有受伤,只是看着满眼狼藉,石化了。


紧接着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疯狂的跑下了山,逃避责罚。


沈巍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不容他多想,小世界仍在继续运转,鬼面正在长大,身高抽条,腰板笔直,又俊又邪的模样惹得无数小姑娘侧目,芳心暗许。


瞧着瞧着,沈巍心里又开始冒起了酸气,他看着鬼面习武,修炼,在外边胡闹,在他面前装乖,跃跃欲试的挑衅他的权威。


年年复日日,日日复年年,他觉得鬼面已经足够大了,便把他措手不及的孩子,带上了床。


当日鬼面回去之后砸了整个房间,第二天又被他拎了出来,只是嘴角下压着,眼睛红的像兔子,满脸写着不高兴。


之后……之后终于到了那一日,他选择让鬼面失去他。


作为旁观者,沈巍觉得天旋地转,疯狂的想要阻止,可是,他能创造新的天地,却改变不了一场梦境。


在梦里他一次次的阻止自己,却没有一次成功。


沈巍看着投入水中的鬼面,觉得自己从指尖冷到了心肺,痛不欲生四个字,突然无比具象化的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他阻止不了自己,也救不了鬼面,梦已经到了尽头,可是他不愿意醒。


于是又是一场轮回,沈巍睁大眼睛,看到从虚空之处升起一座昆仑山,先是山水后是人,一个世界逐渐成型,最后,他和鬼面诞生在山中。


他留在了这场梦里,甘愿随波逐流,不再清醒。


……


赵云澜闭关出来,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之后了。


在山下凡尘,世界打响数场大战,人死了又活,活了又死,轮回被这些魂魄洗炼的更加坚固强大。


曾有一度因为死人太多,差点失去阴阳平衡,阎王不得不求到昆仑山上,希望昆仑君出来想想办法。


他第一次来的时候连山门都没进去,第二次来就用了法门,可是昆仑山脉多阵法,他一进来就迷了路,用了好几个月千辛万苦才找到一座大殿,可是这座神殿不像昆仑神殿,反而像是一座冰室。


然后他在这座冰室里看到了两个人,二人一年长,一年幼,相貌七分相似,气势却一点也不相同。


现下两个人,一个被寒冰封裹,另一个在冰封之前,阖目而坐。


如果他没认错的话,二人正是千年前忽然消失的两位鬼王。


新任阎王听过斩魂使得威名,见了他喜不自胜,当即拜见道,“见过大人。”


可是没人回应,只闻咻咻几声,竟然是触动了机关,万到光芒倾泻而下,哪怕其中一束落到他身上,他都要来个魂飞魄散。


阎王吓得肝胆俱裂,暗道吾命休矣,闭上了眼睛。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阎王小心的睁开眼睛,他看见,自己的面前站了一只猫。


大黑猫,贼肥。


后来阎王下山了,他自认没本事请动这种状态下的列为大人,不想再留在昆仑山了,他还是惜命的。


这只是件很小的事,小到不管是沈巍还是赵云澜都不知道,如今赵云澜终于出关,看到沈巍如今的模样,一怔,只觉得心中胀痛,捂着脸哈哈笑了两声,忽然觉得茫然,他们究竟是怎么把生活过成这样的?


真的不知道,是命中注定,还是自作自受。


他的手放在冰面上,默默看了一眼沉睡的鬼面,心道,“你再等等我,很快了,这次是真的快了。”


然后闭上眼,去寻找沈巍的元神。


赵云澜与沈巍心意相通,沈巍并不排斥赵云澜思维的入侵,是以赵云澜没费多大力气,就进入了沈巍的识海里。


可是他没想到自己看到的竟是这样的一个世界。


赵云澜愣愣的跟着这个世界走了一个轮回,看着梦里的沈巍运筹帷幄,步步算计,看着梦里的鬼面意气风发,到心灰意冷。


而他也看见,梦外的沈巍失声痛哭。


他后悔了,他不想鬼面在名震天下之后兴冲冲的回来听到的却是他失踪的消息,他想听他报战果,跟他分享得胜的喜悦。


他和鬼面曾经有过一个小姑娘,那时他觉得那个孩子来的莫名其妙,如今再回头去看,终于找到了这个孩子成型的源头。


她生于他的期盼,一口一口的描述,鬼面从排斥到接受,与他一人一句,凝结成了一个全新的小生命。


可是这个生命,却被他亲手杀死了。


他们的小姑娘,分明存在过,却根本没有存在的机会。


当初的精心计划到现在看来是莫大的嘲讽,很难想象,他竟然为此有过沾沾自喜。


他的所作所为,像是不断投放的慢性毒药,一步步让鬼面失去生还的可能。


鬼面的死,没有别的原因,他就是罪魁祸首。


沈巍痛不欲生,赵云澜也不好受,可是他不能放任沈巍沉溺在这幻想中自我折磨。现实已经够苦了,没必要更苦一点。


他叹了口气,道,“醒来吧。”


赵云澜的声音像泠泠扩散的钟声,飘飘荡荡,悠长回响。又像万山齐鸣,威严厚重,震慑了方圆太古。


沈巍恍惚一瞬,梦境,应声而碎。


他睁开眼睛,一身青袍的昆仑君在他面前孑然而立,眼含清风,心如明镜,依旧还是当年的模样。


他又低头看了看鬼面,颤抖的伸手想去触碰他,还没等碰到,就被人握住了手腕。


赵云澜摇头,道,“不行。”


沈巍也知道,这冰太冷,触之即伤。


可是他控制不了自己,固执的要去碰了一碰,被伤了也不要紧,只想离鬼面更近一些。


太阳偏西,宫殿从刺目得蓝,变成昏暗的黄。沈巍把头靠在赵云澜的肩膀,像当初不谙世事的小鬼王依靠着昆仑君。


他喃喃道,“这冰很冷,却不及我心中冷。我碰到这冰就伤了手,但是心脏就在我身体里,又该怎么办。”


赵云澜缓缓挑起嘴角,温声道,“不愧是当过老师的,说话就是有水平。”然后说,“感染力这么强,让我听了也跟着很难过。”


沈巍现在是真的笑不出来,推了推赵云澜。


赵云澜苦笑,道 ,“这些年我一直在想,我当初硬是留下鬼面到底是对还是错。这个决定让我们三个全军覆没,无一幸免。如果早知道是这个结果,或许那时就应该随了他的心意,也不至于搞的像今天一样,为他牵肠挂肚,寝食不安。”



…………


放心,不会到一百章的。


我一定控制住我自己!


评论(9)

热度(47)